当前位置:34074搞笑无面岛
无面岛
2022-11-09

1

林奇长得又高又帅,却有一个比较尴尬的职业——殡仪馆的化妆师,所以至今连女朋友都没有。无数次相亲失败之后,林奇想了另一个办法,他在一家网站上登了征婚启事,但在职业一栏里模糊处理了一下,只说是个化妆师。

不久后,林奇就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叫席培的女孩,和林奇只隔着一个海湾,特别善解人意,和林奇聊得非常投缘,两人简直是相见恨晚。于是,林奇提出要和席培见面。席培也没拒绝,只是有点害羞地说白天工作很忙,能不能晚上九点以后再见?一个女孩能答应晚上约会,就足以证明她对林奇的信任,哪有不同意之理?席培让林奇明晚从海边二号码头坐跨海渡轮,她到时候会在终点那儿等他。最后,席培又叮嘱了一句:“记住,八点半的最后一班渡轮,千万不要错过了。我会一直等着你。”这一句,像是叮嘱,又像是承诺,更是让林奇感动不已。

第二天,林奇突然接到通知说今天要加班。前两天有一起海难死了不少人,今天事故调查已经结束,为了安抚家属情绪,今天必须完成所有死者的化妆任务。情况特殊,林奇不得不抓紧时间,即便是这样,结束时已经八点了。林奇匆匆换好衣服,直奔二号码头。

二号码头很荒凉,人烟稀少,连路灯坏了都没人修理。林奇赶到时,已经八点二十五分了。林奇仔细看了看四周,却发现码头边根本没有渡轮。正巧有个老年人路过,林奇忙上前询问今天怎么没有渡轮。老头本来走得很慢,但听林奇这么一问以后,不但没说话,反而突然加快了脚步,逃一样的跑走了。

林奇心急如焚。八点三十分,终于见一艘渡轮破浪而来,林奇没等渡轮停稳就窜了上去,长长地吁了一口气。

海面上,海风呼啸,今晚的台风不算小,并不适合出行,难怪渡轮上除了林奇,没有一个乘客。渡轮里还有一个丑陋的售票员。为什么要说售票员丑陋?因为即使在昏暗的灯光下,林奇买票的时候,也能看到售票员那两根粗乱的扫帚眉,一张抹得血红的香肠嘴,还礼节性地冲着林奇一笑。林奇不禁在心里暗想:长得丑也就罢了,还不会化妆,真是丑得要人命了。

渡轮顶风驶向深海,开始不停地颠簸起来,林奇感到胃里一阵阵地翻江倒海,忍不住狂吐起来。售票员过来想帮林奇,林奇却抬手拒绝了。这个鬼天气!要不是想着和席培的约会,林奇肯定不会受这份罪,但一想到席培,林奇的心里又充满了期待和甜蜜。

林奇在摇晃中拿出手机,强行镇定地给席培发了个短信,说自己已经在渡轮上了。刚发完,售票员的手机就响了。售票员拿起手机,低头玩弄起来。林奇觉得这个巧合真是让人郁闷。

海浪越来越大,渡轮更加飘摇起来。林奇依然没有收到席培的回复,他打开手机,看起了本地新闻。突然一则消息映入了林奇的眼里:本市二号码头渡轮因前天发生海难,死亡惨重,故停运整顿。

林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又细看了一遍。没错。林奇的脑子里闪现出今天化妆的那些海难死者和刚才逃走的老人,头发炸裂裂地根根竖起。此时,只见前方一个扑天的巨浪,劈头盖脑地打了过来。整个渡轮一阵剧烈地摇晃。林奇头晕目眩,失去了知觉。

2

待到林奇醒来,他已经躺在一间干净温暖的房子里了。回忆起发生的一切,林奇摸了摸自己,全身干爽,也没有受伤,不由暗暗叫苦:坏了,我肯定死了。

这时,那个售票员走了进来,依然是那么丑陋,依然是冲着林奇一笑:“你醒过来了?”林奇吓得一声大叫:“鬼啊!”

丑女有些不高兴:“这个世上根本没有鬼,难道你不知道?”

林奇一听,索性壮着胆子问道:“那我这是在哪儿?”

丑女告诉林奇,她叫惠子。他们现在地处一座与世隔绝的孤岛上。昨天林奇只不过经不起海浪的颠簸,晕船而昏睡了过去,根本没死。林奇依稀有些明白了,又问道:“那你们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儿来?我本来只是去赴一个约会的。”

惠子犹豫了片刻说道:“我把你带到这儿来,是想和你做一桩生意。”

“做生意?我根本不会做生意,你们找错人了。快送我回去!”林奇嚷道。

惠子并没有理睬林奇的叫嚷,而是缓缓说出事情的起因。

原来他们所在的这座孤岛本来是个独立的小国,一百多年前沦为了某个霸权国的殖民地之后,这个霸权国一直在岛上进行科研活动。二十多年前,霸权国突然迅速主动地撤离了这座小岛,将主权归还,所有人都很高兴。可是几年之后,人们头发就开始脱落,接着是眉毛脱落,睫毛脱落,再接着就是脸部开始蜕皮。不久后,所有人都成了没有面孔的人了,而且他们生下的孩子也是这样。大家都成了“无面人”,只能靠指纹区分身份。没有人知道这是怎么回事。直到有一天,一个原住民科学家说出了一个惊天的秘密:霸权国在小岛上的一项超核试验失败了,整个小岛都已经被污染。霸权国虽然留下了无数的科技和财富,但同时也留下了可怕的后遗症。

说完,惠子打来一盆清水,脱下了假发,用清水洗了一把脸,再抬起。刚才还丑陋无比的惠子又变得恐怖异常,那是一张惨白的脸,没有头发,没有眉毛,没有睫毛,没有鼻梁,没有嘴唇。

林奇心中骇然,看来惠子所说不假。只是这一切和做生意又有什么关系?

原来,小岛上的污染虽然没有危及性命,但人与人之间却没有了长相的区分。直到有一天,有个老者提议,应该让后人们知道,人类到底应该长成什么样。于是岛民开始制造假发,化妆,企图找回曾经的容貌。可这些年对科技的依赖以及对过去的遗忘,使得人们已经失去了动手能力和审美能力,加上封闭的原因,连参照的样本也没有了。

林奇终于明白惠子为什么会那么丑了,她的妆是自己化上去的,所以才奇丑无比。

由此,惠子想出了一个生财之道。她在哥哥的帮助下偷偷离开了小岛,正巧碰上林奇在网上征婚,知道他是个化妆师,就窃取了林奇和席培的聊天记录,趁机将他掳了过来。惠子的用意是想在岛上开个正宗的化妆店,将每个人的妆化得尽善尽美,肯定能发大财。

“脸都没有了,还要钱有什么用?”林奇嘟囔着说。

惠子并不介意林奇的牢骚,而是淡淡地说道:“其实,小岛居民除了没有脸,生活和正常人并没有什么区别,谁不知道钱是好东西?”

林奇沉默了,他对惠子所说的生意根本没有兴趣,只是盘算着怎么离开这个小岛。突然,他想起什么似的问道:“既然小岛上污染这么严重,你们为什么不离开?”

惠子无奈地叹了口气,指了指自己的脸:“你认为我们已经这样,还能去哪儿?再说……”

霸权国走的时候,曾颁布了一项禁令,如果发现有人擅自离岛,泄露了他们研制超核失败的秘密,将会毫不留情地让小岛毁灭。凭霸权国的科技想灭这座小岛,简直易如反掌。所以,岛国只有委曲求全,仍被霸权国控制着,和外界完全失去了联系。这一次惠子也是哀求他的哥哥,冒着生命危险偷渡出岛,才将林奇带了回来。

林奇心中一冷,照此情形,惠子根本没打算,也无法将他再送回去,难道他真的就要在这座孤岛上过一辈子?

3

“惠子化妆店”在小岛上正式开业了,店里除了林奇和惠子,还有一个小伙子,叫崔浩。“惠子化妆”的投资人是惠子的哥哥,他安排崔浩来管理店里的业务。也就是说,崔浩是惠子哥哥的心腹。

开业的第一天,林奇就拿出所学技艺,精心地给崔浩和惠子化了最精致的妆容,再也不是从前的丑陋模样了。

林奇一出手,就震惊了整个小岛。人们仿佛又看到了从前生活,甚至比以前更加美好。这是一股怀旧的风尚,也是人们对美好的二度向往。惠子化妆的生意开始火爆无比,人们争相挤进店里,不管收费多昂贵,都趋之若鹜。林奇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,惠子则每天屁颠屁颠地跟在林奇身后帮忙,不亦乐乎。

如果不是惠子将林奇掳到岛上来,林奇还真觉得惠子是个不错的姑娘。惠子对林奇言听计从,从她看向林奇柔情的目光中,林奇知道惠子的心意。有时林奇会在心里问自己,如果自己真的只能在这个小岛上过一辈子,会不会接受惠子的爱?林奇犹豫了,可这时脑子里有个声音跳出来大声地说:不,她只是一个无面人!

一想到这里,林奇就告诉自己:一定要逃回去!何况还有个善解人意的席培在等着自己。

渐渐地,林奇发现崔浩每天除了干活,眼神都集中在惠子的身上。林奇明白了,崔浩喜欢惠子,只是惠子不知道罢了。于是,林奇有时候故意把单独相处的时间留给他们,可惠子却一直把林奇奉为至宝,根本注意不到崔浩的存在。只要林奇离开她的视线,她就开始到处寻找。

店里一直很忙,林奇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,所以他想和惠子商量一件事。他想开办一个培训班,教别人化妆和审美。惠子不解地说:“如果都被别人学去了,我们的化妆店就没有优势了。”

林奇淡淡一笑:“我们可以收费啊,不但可以收培训费,以后还可以收管理费。这在生意上叫做大做强,会赚得更多的。”

惠子听完后,用崇拜的眼光看向了林奇,说:“好吧,我相信你的决定。再说,店里还有你的股份呢。”

林奇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。其实,再多的钱也引不起林奇的兴趣。他这么做,只是想让自己从忙碌中抽身出来,才可以找机会离开小岛。

可是这时崔浩提出异议:“这件事好像应该让大哥同意了才行吧?”惠子说:“没事,我哥从小什么事都听我的。”说完惠子就拿起了电话打给了她的大哥。可是大哥却在电话里说道:“关于投资发展上的事,我都不管,由崔浩做主。”

惠子撅起了嘴,不知道大哥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。但又无可奈何,只好回头来劝崔浩。崔浩起身说:“容我再考虑几天吧。”

林奇没想到这个计划会在这儿碰壁,但他很快就有了办法。晚上,他约崔浩留下来,两个人单独谈谈。林奇清楚,现在能打动崔浩的不是金钱,而是惠子。林奇直言不讳地告诉崔浩,他想离开这个小岛。就目前惠子对林奇的态度来看,如果林奇不从她的世界里消失,崔浩可能就永远也没有机会。如果崔浩愿意帮助他离开这里,惠子才有可能回心转意。

崔浩听完这一席话,沉默了。终于,他抬起了眼,看了看林奇,用力地点了点头。

4

仅仅几个月的时间,在林奇的指导下,化妆店日益壮大起来。林奇也终于从化妆第一线退了下来,变成了化妆指导。惠子也参加了学习,而且热情高涨。

小岛上的大部分人开始有了容貌。虽然不是真正的容貌,但人们却更加珍惜。人,往往就是这样,就像秃子才会特别珍惜假发一样。

这天,林奇趁着惠子不注意,对崔浩挤了挤眼,让崔浩帮自己掩饰一下,然后一个人偷偷溜出了公司,他要去寻找逃跑的线路。林奇直接来到了大海边,大海一望无际,除了遥远的海岸线和破旧的码头外,什么都看不见,连条破渔船也没有。林奇明白,这个小岛真的与世隔绝了。现在,首要的条件是要找一条船,可去哪儿能找到船只呢?

林奇只好垂头丧气地往回赶,想再作打算。正在这时,他只听的脑后一声闷响,就被人打晕了过去,等到醒转过来,他已经被五花大绑捆在了一个废弃的垃圾站里。

这时,几个身材矮小的侏儒走了过来,妆化得非常丑陋。其中一个手里拿着一柄锋利的尖刀。拿刀的侏儒狞笑着走向林奇说道:“林先生,你受苦了。今天我要划花你的脸,让你也尝尝丑陋的滋味。”

林奇吓得大叫:“我和你们无冤无仇,你们为什么要害我?”

侏儒嘴里恨恨地念道:“你根本就不应该来到这里,破坏我们原有的生活秩序。你让人们知道了美和丑,我们这样的人就是妆化得再好,也仍然会被人歧视。”

如今的小岛上,林奇唤醒了人们心中的审美意识,也同时唤醒了人们心中的邪恶。人们慢慢嫌弃起那些身材走样的人,特别是侏儒,更是受到各种歧视。听说小岛上已经有不少恋人因为对对方身材和妆容的挑剔而分手。从前两个人相恋,是没有这些附加因素的。现在有一些无耻的有钱人,甚至还公开选美,养小三,包二奶,把美当作一种商品开始进行买卖。就连小岛上的治安也已大不如从前。

侏儒咬牙切齿地指着林奇说:“你是所有这一切的罪魁祸首,所以我要给你一点教训!”

林奇无奈地闭上了双眼。突然,门口传来了一声哭叫:“不要,不要伤害他!”是惠子,惠子跌跌撞撞地向林奇扑了过来,但很快就被其他几个侏儒拉住了。

为首的侏儒见到惠子,眼前一亮,用刀抵在林奇的脖子上说:“哦,他原来是你的情郎。如果你真的想救他,就脱下你的衣服,让我们哥几个开心一下,就放你们走。”

林奇赶紧叫道:“惠子,不要!”

可惠子含泪看了一眼林奇,咬着牙,慢慢地开始褪去自己身上的衣物。

眼看惠子的衣服就要脱光,裸露出优美的身体,林奇心如刀绞。就在这时,门外响起了阵阵警笛,只见崔浩带着几个警察举枪冲将进来。几个侏儒吓得四处乱窜,但很快仍被制服了。

一场虚惊,林奇脱下衣服,将惠子紧紧地搂在怀里,喃喃地念道:“你真傻!”惠子在林奇的怀里泣不成声。

崔浩将一切看在眼里,脸上流露了一丝痛苦的神情。

5

林奇开始偷偷地打听,小岛上哪里有船。林奇经常在给人化妆的时候,假装随口问问。那些顾客都把林奇当作了不起的人物,当然会如实相告。小岛上本来有许多船,但是霸权国撤走的时候,将船全部没收了。如今,只听说岛国的军方的港口才有。可那是军事重地,都被封锁了,谁敢进去?

林奇将搜集来的信息重新估量,简直有些绝望了,情绪不由得低落起来。而崔浩仿佛越来越等不及了,常常旁敲侧击地问林奇,看林奇的眼神也越来越不友好。林奇心里清楚,却又无可奈何。

日子一天天地过去了,林奇突然想到,当初惠子能依靠他哥哥偷偷出岛,那么崔浩作为惠子哥哥的心腹,肯定也知道一些内情。既然崔浩这么希望他尽快离开,或许,他才有办法。想到这里,林奇决定开诚布公地和崔浩谈一次。

崔浩听完林奇的想法,冷冷地盯着林奇足足看了有一分钟。林奇已下定决心,所以勇敢地和崔浩对视着。崔浩终于叹了口气说:“或许,我真的有个办法。如果你真的想走,明天我就为你冒一次险试试。”

第二天,崔浩没有来上班,店门前突然来了许多士兵,将店铺前后全部戒严起来。林奇吓了一跳,难道崔浩举报了自己想逃跑的计划?要知道,在小岛上,逃跑也是犯法的。

正在林奇愣神间,一个身穿将军服的无面人走进了公司。将军是岛国军队的最高统帅,他竟然也来要求林奇为他化妆。将军要求林奇必需完美地完成这次化妆,他以后的妆容就定下来了。作为岛国军队的领导人,妆不但要精致,而且还要有威严。

林奇这才放下心来,忙不迭地答应。这时,崔浩的电话打了进来,他声音低沉地告诉林奇:“将军的这笔业务,是我给惠子哥哥提的建议,是用向高层拓展业务的理由争取来的。这是你唯一的机会,如果你不把握,我真的没有办法了。”

林奇大脑灵光一闪,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。尽管有风险,但他还是决定赌一把。

林奇的这一次妆化得特别庄重,足足用了一天的时间,一丝不苟。每一个细节都做了详细的记录。终于,将军的妆容化好了,真是不怒自威。将军很满意地离开了。

不久后的一天,一辆轿车缓缓地驶到军方码头的大门前,士兵正要上前盘查。车窗缓缓落下,开车的是崔浩,而后面坐的正是将军。士兵一见,吓得赶紧敬了个军礼,打开了大门。

轿车沿着港口转了一圈,最后终于在一个停靠着渡轮的码头停了下来,将军从车上下来,四处环顾,见并无士兵跟上,急急地上了渡轮。将军仔细看了看驾驶室前的操作仪盘,仪盘上只有几个标有操作标志的摁扭和世界电子地图。将军兴奋地回头对崔浩说道:“成功了,就是它!”

没错,这个人是林奇。如今,他假冒将军成功,已经找到返回的船只,即将要返回原来的生活了。崔浩笑着点了点头,却突然掏出一支手枪,指向了林奇。

林奇惊呆了,他不明白崔浩为什么要这么做?崔浩不是希望林奇更早地离开吗?

崔浩冷笑了一声说:“你知道惠子的哥哥是谁吗?他就是将军,而我一直是为将军效忠的部下,你觉得我真的会帮你吗?”

崔浩话音刚落,渡轮里传来一阵哈哈大笑,只见真正的将军正抽着雪茄,得意地观看着这场好戏。

林奇心中一颤。是的,这一切也太容易了。当初侏儒要杀自己的时候,他能及时得救并不是因为运气好,而是崔浩表面上配合,实则暗中一直在监视自己。如果不是惠子及时赶到,崔浩可能就借侏儒之手结果了自己了。

现在,崔浩如果杀了自己,岂不比救他离开要容易的多?林奇恍然大悟,他已经踏进了陷阱,只有任人宰割的份了。

林奇转向将军,问道:“将军,你为什么要允许崔浩诱我来此,难道我为你挣的钱还不够多吗?”

将军哈哈大笑,慢慢踱出了渡轮,说道:“林奇,你以为坐在我这个位置上,真的会在乎那点钱吗?怪只怪你一心想着逃走,我还留你何用?”

当初,将军最疼爱的妹妹非任性地要嫁一个健全的人,将军没有办法,只有利用手中职权,偷偷帮着妹妹出了小岛。出了小岛后,惠子相中了林奇。他不但长得又高又帅,而且还是化妆师。由于不能耽搁太多时间,所以将军决定将林奇掳回来,并劝惠子将计就计,设计了开店赚钱的这个理由。惠子相信,林奇会慢慢爱上她的。但惠子没有想到,林奇生活的那个世界,爱情竟然那么复杂,掺杂了那么多附加因素。直到现在,林奇也依然没有接受惠子的爱。

这些,就是将军要处死林奇的理由吗?也不全是。

自从林奇上岛开辟了新的审美,社会秩序变乱,已经激起高层保守派的反对,而且愈演愈烈。将军只好决定,既然林奇没有爱上惠子,也没有久留之心,不如杀了他,以缓和政党的压力。林奇已经成为公众人物,想杀死他没有一个好的借口也不成。而现在,林奇的罪名死一百次也不为过。

原来将军早有处死林奇的念头,而崔浩不过是借刀杀人。这一次,恐怕是真的在劫难逃了。林奇绝望地闭上了双眼,可身后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:“我愿意代他去死!”

林奇转头一看,是惠子!

将军威严地说了一声:“惠子,别胡闹了!”

惠子毫不畏惧地说:“哥,林奇是因为我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的,所以我情愿代他去死,你放了他吧!”

将军的眉头深深地锁了起来。惠子突然掏出一把手枪。崔浩一见,赶紧抢步拦在了将军的身前,面对着惠子的枪口道:“惠子,你别乱来!”

谁知惠子却突然把枪顶在自己的头上:“哥,如果你不答应,我现在就死给你看!”

将军长长地叹了一口气,眼中含着泪说:“惠子,都是哥哥把你惯坏了,你可知道,你犯的是什么罪吗?是死罪!”说罢,将军缓缓地举起了枪,对准了惠子。

惠子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,她的眼泪也流了下来了:“哥,你开枪吧。我不后悔。”

将军慢慢地闭上了眼睛,举起了手中的枪,颤抖着要扣动扳机。突然间,崔浩猛地扑向了将军,紧紧地抱住了将军。一声枪响,子弹已打穿了崔浩的身体。血,汹涌而出。

崔浩拼尽全力,仍死死地抱着将军,扭头嘶声叫道:“惠子,快上船!带着林奇离开这儿,再也不要回来了!”

这一刹那的变故,让惠子根本来不及多想。她下意识冲进了渡轮,发动了引擎。林奇也随之冲进了渡轮。渡轮缓缓地开动了,可是缆绳却没有解开,慌乱中,林奇摸到了船上的太平斧,斩断了缆绳,渡轮这才渐渐离开了码头。

码头上,又是接连几声枪响,崔浩的身子慢慢地瘫软了。将军泪流满面地问道:“崔浩,你这是干什么?难道你也要背叛我?”

崔浩惨然一笑:“将军,对不起,我没有完成任务,因为我不能看着惠子受伤,因为……因为……我爱她……”说罢,崔浩渐渐地闭上了眼睛。而此时,渡轮已冒着浓烟,驶向了大海深处。

渡轮上,惠子正在开着渡轮。林奇惊魂未定,他想和惠子说些什么,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。

海面上又起风了,海浪将渡轮抛起又落下,落下又抛起,又是一阵一阵剧烈的颠簸,林奇终于还是没忍住眩晕,再一次昏睡了过去。

6

林奇在二号码头边醒来,一切仿佛是一场噩梦,他的身边放着他来时的手机和惠子的一封信。惠子在信上说:林奇,虽然我逃了出来,但我还是决定回到岛上,因为我无法生存在你们的世界。回到岛上,我还可以给哥哥一个交待,也不枉他宠爱我这么多年。我已经将你的每一个神情都铭记在心,这就足够了。你不要自责,或许这才是我最好的归宿,因为在你仍然处心积虑地策划着逃跑的时候,我的心就已经死了。

读完惠子的信,林奇的泪汹涌而出。他如果知道这一切,还会牺牲惠子和崔浩,逃离无面岛吗?他不知道,他只知道,一切都再也回不去了。

惠子还给林奇的手机上,还留有席培那天后来回复的短信:你知道吗?我会一直等着你!后面是一串奇怪的数字。

林奇终于又回到原来生活的世界,他依然还是那个找不到女友的殡仪馆化妆师。而且,就连说一直在等着他的席培也消失了,她的手机已停机,QQ是灰色的,再也联系不上。

某天,林奇突发奇想,他将短信中那串奇怪的数字输入到席培QQ号码下的密码栏里。密码是对的,QQ打开了!林奇打开席培的私密日记。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。

在他们相约的那一天,席培在日记里写道:我已经没有时间让他完全爱上我了,我必须尽快赶回去。我决定听从哥哥的建议赌一把,不管结局如何,我都会等到他真正爱上我的那一天。

日记的下方,是一张无面人的相片。

席培就是惠子,她们原本就是一个人!林奇终于明白那天给席培发短信的时候,为什么丑陋的售票员手机会同时响起。惠子一直不愿将这一切的真相告诉林奇,就是等他有一天会心甘情愿地爱上她。

回想起和惠子在一起的种种,林奇的心钝钝地痛了好久。现实生活,人们对一个殡仪馆的化妆师的态度,和他在无面岛上看待惠子的眼光何其相似?人们在寻找爱情的时候,往往忽略了爱的本身,而被其他的假象所迷惑。林奇狠狠地揪着头发,想让自己能清醒一点,却感觉不到头皮的疼痛,因为他的头发,已经随着手指全部落了下来。然后,是眉毛,睫毛,再然后,他的脸也开始蜕皮。

林奇并没有感到特别惊讶,他知道自己在小岛上呆了这么长的时间,终于还是被超强核辐射污染了。他也将会成为一个和惠子一样的无面人。

林奇起身来到镜子前,镜子里是一个熟悉的无面人。这个无面人很平静,心里不悲亦不忧。无面人怔怔地坐了好久,然后拿起手机,编辑了一段短信,向一个已经停机的号码发了过去。

他说:我终于找到了一段没有杂质的爱情,而你,还会一直等着我吗?为了您更好的访问本站,请使用手机或平板自带的浏览器可获得更佳的浏览体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