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34074国学夏金桂敢顶撞薛姨妈,王熙凤为何不敢?
夏金桂敢顶撞薛姨妈,王熙凤为何不敢?
2022-09-21

大家好,说起王熙凤的话,各位一定都有所耳闻吧。

夏金桂的一切,都是以破坏为目的的。不光是婆婆,丈夫也好,小姑子也好,侍妾也好,甚至她从娘家带来的陪嫁丫头也好,她跟谁能和睦相处了?书中介绍她是“盗跖的性气”——盗跖要使起性子来,还管你婆婆不婆婆的?

古代家庭,一般来说,婆婆就是媳妇的上级。但是在邢夫人和王熙凤这里,情况不同。

邢夫人是填房。而贾赦原配所生长子贾琏,比王夫人生的贾珠还小,可见邢夫人进门比王夫人要晚。所以很可能,邢夫人根本没有过管家权。

王夫人也并不擅长管家,所以王熙凤嫁过来不到两年,就接手了管家权,但还是在王夫人领导之下。所以形成了这样的格局:王熙凤的直接领导,不是婆婆邢夫人,而是叔婆婆王夫人。

于是王熙凤与邢夫人的关系,也是上下级,却是兄弟单位的领导与本单位员工的角色。

没有直接的领导关系,大部分时候也没有利害冲突,邢夫人与王熙凤其实没有根本性的矛盾。邢夫人跟王熙凤闹别扭,主要是出于嫉妒——当婆婆的嫉妒儿媳妇得宠得脸,这婆婆的格局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除了嫉妒王熙凤之外,邢夫人还有几项不满意:一是贾母因讨鸳鸯之事“冷淡了他”,一是贾母没让她名义上的女儿迎春来见南安太妃,一是凤姐处分犯了错的婆子,是她的陪房费婆子的亲家。

这三项内容,细论起来,前两项跟王熙凤都没什么关系。第三项勉强有关系,但也太牵强:你的陪房的儿子的丈母娘被罚,难道就是不给你面子?

邢夫人不过是借题发挥,找软柿子捏,发泄自己的“怨忿不乐”而已。也不光是对凤姐,她从前还骂过贾琏,后来还骂过迎春的。他们又犯了什么错?

只不过贾琏在贾赦的淫威之下,无罪受罚已经不止一次;迎春更是众人的出气桶,别说继母了,就是丫头婆子也敢顶撞她,她也不敢怎么样。所以邢夫人冲着琏迎兄妹发脾气,这两人只好接着。

但是王熙凤不同。几年以来,她的管家才能得到了全家上下的一致认可,又刚刚在对付尤二姐的战争中大获全胜,正当春风得意,顺风顺水。突然出来一个人,当着主仆众人的面,劈头盖脸给她一顿,又“说毕,上车而去”,不允许她有丝毫辩解。这叫凤奶奶如何下台?

如果只是邢夫人无理取闹,那还不要紧。接下来王夫人还要火上浇油:“你太太说的是”,尤氏也趁机公报私仇:“连我并不知道。你原也太多事了。”

王夫人是颟顸,敌我不分。尤氏呢,前不久刚被王熙凤害得身败名裂的尤二姐,名义上是她娘家妹妹,她对王熙凤不满意已经很久了。好容易有这么个机会,她还不落井下石?只说这么一句话,已经是很客气的了。

是邢夫人的无理取闹,更是王夫人与尤氏落井下石,给得意的王熙凤以当头一棒,让她突然意识到,自己已经众叛亲离了。于是“灰心转悲,滚下泪来”。

“嫌隙人有心生嫌隙”,是王熙凤将来命运结局的一次预演。她的“哭向金陵事更哀”,不是某个人、某件事对她的打击,而是整个世界的集体抛弃。